那天晚上,我因為一件小事,和郝東吵了一架。看著他背對我的睡姿,我抹了抹眼淚,最後一次對自己下命令:離開!
第二天,我跟郝東說,想休年假回武漢玩玩。我故意問:“你請假和我一起回去嗎?”他說:“我請假要扣獎金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我不出聲了,心早已飛向了另一個男人。
在和鴻濤網路重逢的第三個月,我終於奔向了他所在的地方。

想要回應嗎?請先登入會員

其他相片
    關聯相簿
    熱門推薦

    檢舉需要登入會員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