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怡去了美國,和她丈夫團聚了。
人,就是賤,有的時候不珍惜,失去是才倍感可貴。
蘇怡走後的最初那段曰子,我開始想她想的要命,我的夢中常常會出現她的身影。
我發誓大學畢業後,我一定要去美國找她。於是,我開始惡補英語。

想要回應嗎?請先登入會員

其他相片
    關聯相簿
    熱門推薦

    檢舉需要登入會員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