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晚上,我迷迷糊糊中不斷在思索是否堅持“最後底線”。
終於,在自己意志力最為薄弱的時候,他再一次向我採取攻勢,而我卻一點反抗的意思也沒有,就“任他擺佈”而獻上我的初夜。

想要回應嗎?請先登入會員

其他相片
    關聯相簿
    熱門推薦

    檢舉需要登入會員 »